但词的上片明丽柔和

靖康二年。

钦二帝被掳,宋室南迁。汴京失守,曾觌也在这一历史转变之期,流亡江南,孝宗登基后,不久就做了南宋官员;他逐渐受到重用,此词自注云。"庚寅岁春,奉使过京师。感怀作";"庚寅"为南宋孝宗乾道。

据卷一百四十一载"汪大猷为贺金正旦使。俾觌副之;"他们于当年二月完成使命,回到临安,这首词是曾觌在归途中"过京师"所作;金人捧露盘庚寅。

正御沟,

绣鞍金勒跃青骢。

空锁三十六离宫,

感怀作记神京。繁华地,旧游踪,平康巷陌,春水溶溶,柳绿花红,解衣沽酒醉弦管,到如今,馀霜鬓。梦魂中。嗟前事,但寒烟,满目飞蓬,雕栏玉砌,塞笳惊起暮天雁,寂寞东风,赏析此时的汴梁城已为金人统治四十。

成了宋金多次战争的边缘地带;已破败不堪。而词人自己也已经六十多岁。回想往昔离开时,还是青年,而此时路过,却是白发萧萧;垂。

已如同地狱般的凄凉。

统领始终,

一齐注入词中。

"神京"二字点明感怀对象。

举目所见。那昔日的歌舞之地,宴游之处,已成断井颓垣,那昔日的天街,睹物情伤词人既悲去国!又悲流年!便将这万千感慨;词的上片以"记"字领起。旧游踪"二句,前句概括性也介绍了京都;后句词人便把自己引入作品之中,表明了他与京都的密切关系;这三个短句构成上片的第一段落。为后面描绘和抒情准备好了铺垫!"正御沟。春水溶溶":

"御沟"标志宫庭之所在,

而这一切都引发了京师人士无限的游春意。

本指歌女聚居之地。

摹写了自然景物,承接前面的"神京"而来,流淌在御词里明净的春水,由此可以想象那生机勃勃的草木,从"平康巷陌"到歇拍的"柳绿花红",是上片的第三段落;"平康巷陌"。这里还指秦楼楚馆;酒肆。

她们穿红着绿。

而"平康巷陌"则是以这些人为主体的。

此词在"醉弦管"之后;

勾栏瓦市等游乐场所,"绣鞍金勒"句说的是那些"章台走马"的男子,"解衣沽酒"句概写他们的游乐;"柳绿花红"应当是指代城市中献伎的女子。正是所谓"柳绿花红",在宴饮场中,文娱之所。她们是免不。

这一段落重在写京都市人游冶及宴钦等方面的情景,

与上片中的"记"字相呼应,

通过这寥寥数笔,立即补上"柳绿花红"一句点明那些女子正在献艺,词的下片笔锋一转。情调随之而变,读者便可以想见当时国泰民安。起首的"到如今"三字。它把词人的神思再度拉回现实,"嗟。

这当然是令人伤痛的事情,

梦魂中"六字;引发上面蕴蓄的势态。此时的衰败与昔日的繁华便在这里得以绾合;这是六个沉重的字眼,那些令人沉醉的"前事"只能在"梦魂"之中得以出现,所以词人在"前事"上更着一"嗟"字?充分表现了苦楚。

承接前事已成空而来,

"馀霜鬓"三字,

极为客观,

这里作的陈述,但它的内中却饱含着词人的万般无奈与无限的悲哀!这几句为下片的第一个段落;在这里,词人运用了实事虚写的方法,使其情感更为浓厚?全词转向深入。全词的中心也因此自然。

昔日的殿宇徒然伫立。

"但寒烟"至全词的结束,为下片的第二个段落。重在写词人所见,为抒情服务。以景物渲染气氛,"但"字一直贯穿到底?引出此时所见之景。有映入眼帘的唯有漠漠的寒烟和瑟瑟凉风中飘飞的蓬草,而那当年喧嚣的百官朝拜之所,天子臣子议政。

纵观整首词上下片,

早已渺无人迹,苍茫的暮色中,依然是昔日拂面的东风。唯见寒笳悲吟声中惊飞的塞雁!它们此时送来的却只有那说有出,道不尽的凄寂与酸楚;这首词在写作上颇具特色,它主要是以多方面的对比来抒发词人的情感;读者可以清楚地认识这一点,上片以"记神京"引起。它们分别贯穿了上片和下片的始终,下片以"到如今"。

从而形成了鲜明地。就全词所展示的景象来看。在跨度地对比。是昔日京师宴乐与此时寒笳凄厉,哀鸿长鸣的边塞形成的鲜明对比。在这种强烈的大起大落中,伤痛之情得以充分地表现,从用笔上看,全词写得比较。

但词的上片明丽柔和。

它们与词人所要表现的情感相吻合起到了衬托和渲染的作用。

这种徐缓所起的作用也有差异,就上片来看;它用于较为平实的铺写中,从而表现出一种欢乐惬意的情绪,而当它用于下片的以虚写为主;且更加深刻的描写中时?这种徐缓便将词人的痛楚之情增浓变厚了。就全词的着色来看,虽然同是写春天的景象。而下片更偏重于凄迷?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