也许那晚喝醉的我

"天有不测风云;人有旦夕祸福"。在新年的第一天自己竟然病倒了,在我对自己身一体非常自信且没有任何征兆的时候!头痛如裂。然后就是咳嗽和胸腔的胀痛――以为和前两次一样;跑上几千米;做些。

然后出一身大汗;

不祥症状就会烟消云散。错就错在自己的固执和自信。第二天药店去开了些药,反而加重了病情。为了不传染给三岁的儿子,冬天的重感冒容易传染。我主动搬到楼下去睡并多加了一床被子,吃了药比以往睡得都早。躺在床上比坐在冰冷的电脑桌前温暖了。

记得生病前12月31日晚――2010年的最后一晚,自己和同事在一起喝了些酒。那晚心里有些乱,醉得很快。为感慨光一一不再而醉酒已经不是第一次,这是一个我不得不去想。也不得不去算计的。

我就四十不惑了。

这是新世纪结束的第一个十年,这晚过后。我到乡下工作就整整八年了,明天是新的一年;"不惑"这个词,第一次这样清晰可怕又挥之不去,也许那晚喝醉的我,就是带着这个"不惑",四十年了值得追忆的东西。

皮包公司,

郁郁寡欢地在街上受了风寒。这晚我翻开了那本一直没时间翻看的休闲读物;这书收藏的是一个时代的记忆,熟悉的图片,简要的文字。酸甜的过去。科学的春天,伤痕文学,三中全会,对越自卫还击战,邓丽君,张。

马家军,

香港回归。

同事给我加了被子睡了两三个小时,

三一毛一之死,申奥成功,汶川地震;神七我终于在新年把曾经的记忆梳理了一遍,"几番追忆;无端感慨。"这是我词作里的句子。又是月圆时。这晚的心境;就陪着这本书装得满满的;第二天依然头痛咳嗽;3号到乡上上班浑身发冷,乡长让我在第二天去输液不要来上班了,我中断了跑步但没去。

我喜欢后者缥缈,

两天晚上我重读了两部中篇,马克吐温的和川端康成的。那种若有若无的忧伤,淡远的抒情风格,可以让我宁静地睡去,我以为不是那种会讲故事的人就能写小说:小说应该有一种深入心灵的美,而这种美不应该是雷霆和烟火那样的力量,第二天4号吧!我低着头。拖着软一绵绵的步子去邮局取回了最后一批到的网上购书,身一子开始。

更早地卷曲在了床上;有些吃力地翻开阿乙的小说:我就头昏眼花,那篇还没读到二十页,咳嗽呕吐起来,在这样的身一体状:

我也拒绝去输液,

我受不了这种场景和心理的暗示:就象我多年前读莫言的长篇小说一样的感觉,放下书,我开始迷糊,关了灯,被子象个哲学家;灯光象我的同事,杂乱扔在床上的衣服成了一群游荡着的村民,冷汗和幻觉,直到窗外有了曙光这天的白天我没下床。我不相信我会越病越。

这晚我中断了阅读;竟然入睡了,睡梦中感觉牙床和牙龈很不舒服,长出了嫩一嫩的。

我拼命地喝水,

是2004年第三版。

但梦到了冰雪消融的湿湿的黑地里。还好奇地挖了两枝白天有了一一光!不断的喝;让身一体不再那么僵硬死板!不断的排一泄;感谢生病,我开始感谢生命,我又可以站在书架前流连。意识又回到了我的身边,这次购的书里有本周国平译的尼采美学文选,初读的是1986年的第一个。

那时我正读师范校;十七岁,有些章节,特别是之一节,我和指导我学习哲学的生物老师在一起不知颂读过多少遍。你是我的家。孤独呵,我在陌生的蛮人中落荒太久了。所以我不能不泪水汹涌地回到你这里,――现在你只是像慈母一样抚一。

只是对我说:"从前是谁像一阵风似地离开了我,""――谁在临别时喊道:现在你像慈母一样对我微笑;所以我忘却了沉默;我与孤独相处太久了,你现在大约学会沉默了吧"每次读完那一整页的文字;我们都会泪流满面,我怀念那个时候。怀念我和生物老师一起颂读这些文字的每个黄昏和夜晚,我们的泪水只有我们:

泪流过后,我们也知道为什么流泪?我们会一身轻快地面对我们美好的生活!这本书一直陪在我的身边,直到四年前因工作地点变动被人偷去;后来我买了这本书,在的章节我却读不到周国平译的那种情感了,邮寄来的这本没有原来那本漂亮。我喜欢那本蓝绿的。

谢谢在我大病初愈的第一个夜里,

我的心中,

最大的遗憾是周国平没把书译完,

只有病了而且病得厉害的时候,

我得感谢生病;

那是思想的自一由和希望,它又回到了我的手中,这应该是很多读者的遗憾,好在年底工作忙得差不多了,让我可以专心生起病来;对我来说: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?我才知道一个健康的身。

这是平日里享受不到的光一一。

平日里的我,放不下的太多太多,但这个时候什么都得放下?放下所有,不去牵挂自己的工作。不去牵挂自己的写作,不上网也不胡思乱想,专心生病,在生病的日子里,除了那两天一一夜的迷糊,躺在床上想想一些人和事,思想反而澄清了许多。一爱一人送来一碗。

让我感觉到生活中真正关心我的人,一直离我那么近!儿子一天叫嚷着,爸爸你快些好!而感冒的我却只能远离着他,我喜欢他那种渴望我好起来的!

我知道他很希望我抱着他玩,好点了吗?母亲随便的一句,我都能满含热泪地感受到母一爱一的无边温暖,不知不觉病了。我不上班,不上网,不上街,悄悄地把自己藏了起来,除了家。

他或者她还好吗?

不过也有一种情感。

却是我认为最好的方式!

这世上应该还有想着我?也让我想着的人,被人记挂或者记挂着别人。都是一种幸福。在几天之中就可以得到检验,真和假,长和短。时间就是试金石;大病初愈。其实还有一种大梦初醒的感觉?我无意以这种方式。迎接新的一年。

只有经历过这场大病,

这虽然有点意外。

我才有机会继续以重生般的感觉,

这话是昨晚一个朋友说的,

我才继续懂得我需要的和我坚持的,去把握自己四十以后的人生,"不为"或者"不懈",明天会更好?"不惑"或者"不甘";很普通的一句话,却是一个希望――我们今天的辛苦劳作。都是为了换取"明天会更好"的?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