就算穿过去了也拉不过来

楼淡如外婆年轻时,心灵手巧,这是全村都知道的事,小时候。我最喜欢跟在外婆身后,看她做针线活,而每次做针线活时,外婆总喜欢用戒指的身体去顶针尾,而外婆的手每去顶一针;针就会像个灵活的。

每一次。

无论鞋破得有多彻底;

外婆总会带上一个布满小坑的金色戒指,这让当时的我看得一愣一愣的,"咻"地穿过那一块最坚硬的地方,听母亲说:她小时候家里穷;没有钱买鞋子;也没有钱去修鞋子,这时的外婆成了母亲眼中神一般的。

她小时候一年四季穿的鞋子都是外婆"变"出来的。

外婆总会在母亲上学前,变出一双好好的鞋子!母亲说:母亲的这番话,让外婆在我心中本来就伟大的。

变得更加伟大?也是从那以后,外婆手中的戒指,于我而言成了一件神秘的东西,每一次在外婆做完手工。

放回柜子里;

"明天。

"至今。

回到家后,

我都会屁颠屁颠地跑过去。小心翼翼地从外婆手中接过那枚戒指,轻轻地包着它,和小伙伴们在一起时,仿佛在看待一件心爱的宝物,也不知怎的突然扯到了这枚神奇的戒指,小伙伴们当然说不相信,我拍拍胸脯地说:我会把它带来给你。

我兴高采烈地和外婆说了当天的事,我还记得小伙伴们那羡慕的眼神,小心翼翼地放在桌子上。然后从掌心里拿出那枚戒指。外婆看着我一脸紧张的样子笑笑,外婆把早已在纸上画好的底样!剪了下来,拿起那枚戒指便开始鼓捣手中的东西,再拿起针从四周穿过,每穿一针,然后用好几层棉布叠加在。

那是一双草绿色的布鞋,

她都要用戒指去顶针尾,在做别的东西时格外灵活的针在这里却变得笨拙,不仅一下子穿不过去。就算穿过去了也拉不过来。在我生日时。外婆递给我一样东西,有时外婆还要用自己的牙齿将针拉过来,上面还点缀着几只蝴蝶。我惊喜地看向外婆,外婆冲我笑笑。"穿上试试,轻:

两只小脚晃啊晃。

"我将它穿上。仿佛正炫耀着有了新的鞋子,泥巴太多怕弄脏了鞋子,下雨天。怕灰尘太多弄脏了鞋子,就这样,放着放着。鞋子居然穿不。

那双记忆中戴着金色戒指顶针尾的手,

已经没有力气继续顶了,

那枚神奇的"戒指"其实就是顶针,

还是小时候的我,

都固执地认为,

却忽然发现。想让外婆再为我做一双,外婆已经吃不消做鞋子了;而我也渐渐知道了,一个出现在杂货铺里的东西,无论是现在长大后的我。那是一枚戒指。这是一枚戒指,一枚在我童年里占着巨大空间的。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