它的落幕是必然

看着太一一在海面上的光带缓缓的拉长;

我喜欢日落,

最终默然的消释在了夜幕吹出的海雾中,

在海的边上,等了几个小时,终于让我等到了,听着海一浪一拍击滩头的声音;沐着海风。那么的安详,看着太一一由橙黄色一点一点的变成浅红,那么闪耀的光芒也在临入天际的时候慢慢收敛了;散出的一丝寂静让心底的寒意也为之。

空荡得仿佛什么都没有了?

唯有海没沉睡的声音,但也少了白天的振奋,好象什么都停止了?心跟着天空安静,是寒冷与孤独的代名词,在太一一将要落下的一刻开始,它的落幕是必然,就象曾经上天不允许我有机会和走过我生命中的每个人一一道别。也不允许我有机会给他们每个人说声谢谢。

在太一一湮没的一刻,

所有记忆中的美成了一瞬间的永恒。

我只能努力的将它的美在记忆中定格,就象我曾经用定格的方式锁住并剪辑出那么多唯美的镜头!象失去某个朋友似的。心里的一切都跟着远去了。周围的。

心一下子安然了。

就象期待一个故事的结局,

让心也笼上了夜的颜色;期待着太一一入海,好害怕自己会打开一个潘多拉的魔盒。有点担心却又十分期待;可一切的美,我太怕失去了,都有自己的轨迹,并不曾真的属于我;只是某个时间某个。

我们相遇并一起走过。天色缓慢的:

相关阅读